凯爵啤酒官网
张经理:13366632511
产品介绍

凯爵夜猫子: 那个你刻意去遗忘的人现在怎么样了?

我最不喜欢参加同学聚会的一点就是,他们总爱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同学毕业5周年和10周年的两次聚会,我都参加过。每次酒过三巡,他们总是会起哄要每个人回答,读书的时候暗恋过班里的谁。

这个总能带动气氛的问题,我们班从没回答过的人就两个,我和朱超。

每次问到我的时候,我都做出痛心疾首状,哀叹自己被残忍的高压教育剥夺的青春我这样说,他们不得不信。我二姨是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,打从我一进校,就不分课余地箍着我学习,我中学所有时间不是在学习,就是在学习的路上。我不仅上课要专心听讲,下了课还要被二姨拉到办公室我开小灶讲题。

这种氛围里长大的我,无论大小考试,基本都是全班第一,在聚会上这样回避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,没有谁会提出异议。

然而朱超不同,他是有暗恋对象的,只是他不肯说。两次问到他,他都选择大冒险,毫不犹豫地认罚连喝三瓶啤酒。头一回喝得太急,他吐了一地,后程持续昏睡到聚会结束。即使醉得不省人事,他也不肯吐露埋在心里的名字,要不是他当时有女朋友,大家都要怀疑他心里藏着一座“背背山”了。

第二回,朱超有备而来,酒量见长的他再次选择连喝三瓶后,还生龙活虎地唱了一宿周杰伦的歌,在唱到《最长的电影》时,他还刻意跳到了茶几上大声地吼了出来,活生生把一首慢情歌唱出了摇滚范,在大家的嬉笑打诨中,我听出了别样的滋味。

我和朱超是在初二成为同桌的,当时国家高举“先富带动后富”的旗帜,二姨也响应号召,在我们班搞了个“好成绩带动差成绩”的帮扶活动,第一的我被迫和倒数第一的朱超结成“对子”。

我对朱超的厌恶由来已久。早在我当学习委员抽同学背课文开始,朱超就是给我带来最多麻烦的人。

我不止一次怀疑过他的智商。可除了书本上的知识,课堂外的东西他如数家珍。我寻思他是故意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,对他的厌恶又上升了一层。

我从没想过朱超会邀请我到他家去吃炸猪排。我本想保持住他对我的畏惧,以便更好地管理他的学习。无奈一想到金灿灿、脆生生的油炸大排,就咽着口水极不情愿地同意了。

朱超住在菜市场小巷拐角处一栋破旧的三层小楼。他父亲过世早,全靠他妈妈一个人拉扯他。朱妈妈把一楼改成了门面,搭着门板,卖起了猪肉,随便客人要买哪个部位的肉,朱妈妈立马抡起大刀,连骨带肉地往肉上砍,一砍一个准,姿势潇洒得像一个侠客。

朱超自豪地望着他妈,口吻里满是崇拜之情:“瞧见没,我妈说了,谁要是在学校里敢欺负我,她就来学校砍得谁渣都不剩。”

我这才琢磨出朱超请我吃“鸿门宴”的意图,敢情是给我来个下马威。不过我可不会示弱:“我妈也说了,谁要是敢在我面前吹牛逼不打草稿,就叫我把谁门牙打掉,让他一吹牛逼就漏风。”

那个下午,我去了朱超二楼的卧室玩。我惊讶地发现他书柜里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漫画和各种各样的小说。他告诉我,他们隔壁就是个收二手书和音像品的摊贩。

那天下午,朱超向我卖弄着他漏洞百出的学问,而我在他家小阁楼里看了一下午课外书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我发现原来我的身边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,原来浪费光阴是一件这么愉快的事情,原来考第一也不是想象中那么了不起。

我转头望向倒在我旁边的他,觉得他好像没那么讨厌了。

他给我借金庸的小说,我不敢带回家光明正大地看,只好趁父母睡下了打着电筒在被窝里逐字逐句地小声读。我时而被郭靖黄蓉的恋爱趣事逗得大笑,时而为乔峰悲壮的身世感伤落泪。不出两个月,我的眼睛就近视了。

那年圣诞节,朱超送了我一张贺卡以示和我的关系“破冰”,我翻着白眼收下了并反复表示,这不算受贿,我还是要从严抽背他的课文。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年冬天朱超也收到了一张贺卡。

从没收过贺卡的朱超如获至宝,捧着那张圣诞老人封面的卡片反复欣赏,得意地向我炫耀:“你说是谁送给我的呀,没想到还有人暗暗关注我呢。”

我拈起他的卡片打开一看,上面用钢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字“圣诞快乐”。

“一定是个差成绩送的,你看字写得多丑。”

“差成绩怎么了,差成绩就不活人了,”朱超很不服气,“政委你的阶级观念太重了,老是一副瞧不起我们差学生的样子,你二姨都说了,将来的事说不准,当老板的反而都是差生,你们这些好学生都是给我们这些老板来打工的!”

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排名里,我破天荒地掉出了全班前三,甚至跌到了中游水平,老师一读我的分数,全班哗然,我在大家的议论声中红着脸走上台领下考卷,羞愤地趴在课桌上痛哭起来。

朱超的成绩倒是一如既往的稳定,继续保持倒数第一。朱超的成绩没上升,我的成绩反而下降了一大截,二姨一开学就把我们的座位给调开了。我的新座位在第二排,新同桌是班上的班长,我埋下头收书包的时候感觉朱超一直在看着我,他仿佛有话要给我说,但我始终没有抬起头。

虽然和朱超调开了座位,但我发现我再也无法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学习中去了,谁让我托朱超的福体验到了多姿多彩的课外生活呢。

我每天闷闷不乐,学习也心不在焉,二姨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无论找我谈心,还是为我补课,我的考试成绩一直反复,很不稳定。

我后来再也没有以学霸的身份在班上发光发热过,在和家人多次激烈争执后,父母幡然醒悟,让我劳逸结合。高考那年,我考上了重点大学,但并不是特别顶尖的学府。

再次见到朱超,已是我大学毕业后了,有次回老家和妈妈逛超市时,突然有人在背后喊我的名字。

我回头一看,一眼认出了朱超,他一点都没变,只是比小时候高大许多,身旁站着一个白净娇小的女孩,他笑着给我们介绍说是他女朋友,快结婚了。我和妈妈赶紧恭喜了他,说了许多客套话。

同学那次聚会,不知道为什么,朱超的兴致格外好,霸着话筒就没有丢手的打算,反复唱的都是周杰伦。

朱超唱完《最长的电影》后,我一看表,都快到12点了,赶紧向同学们打招呼请辞,同学们逼着我连喝了三杯“告别酒”才放行。

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被风一吹,酒劲有一些上头,我正犹豫要不要打车,朱超突然从后面叫住了我。

他不由分说地要送我回家,我只好低头跟着他走。我怕气氛尴尬,主动问起他的近况。朱超告诉我,他真的当上了小老板,成立了一家房产代理公司,管着十几号人,在房价飙升的这些年,小小地赚了一笔,而更多的财富来自于他家在市中心被拆迁的那三层楼。

他还告诉我,上次我在超市看见的女朋友现在已经是他老婆了。“我应该会和我老婆一起出国,之后回来的机会就少了,”朱超突然这样说,“可是我的心有一些遗憾。”

他微微地蹙起眉头:“说来也奇怪,有些话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,但总是没机会。换座位后你就不肯理我了,后来我还来过你们校门口等你,也没等到,再后来不知怎么地又联系不上你了,我步入社会早,忙着忙着也忘了,幸亏后来遇到了班长,才要到你大学的电话。哈哈,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不合适了。”

他递给我一个小盒子,态度坚决地要我收下它:“你一定要收下,不是贵重物品。只是一些小玩意,我希望你留着。”

他送我到我家楼下,我拿着小盒子目送他离去的背影,还没有走上楼就忍不住拆开了它。

里面有一些玻璃弹珠,还有他连号的英雄卡片,这些都是朱超儿时的宝贝。盒子里还有几卷磁带和一把生锈的圆规。压在盒子底部的,是朱超以前收到的那张圣诞节贺卡,时隔多年再次看到,我的心突然跳乱了节拍。

那张贺卡是我送给朱超的。

我拿着送给朱超的贺卡,内心一番感慨,当初一些奇怪而任性的选择在时光里已是风云千樯。
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贺卡,里面掉出两页纸来,在微弱的路灯照射下,我看到两张周杰伦在重庆开演唱会的门票。

时间是他打我电话的那一年。


分享到: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高桥大市场华雅国际财富中心22层
CAMRA BEER  版权所有湘ICP备17021217号
联系人:张经理
联系方式:13366632511